子宮頌(之三)

文作者:admin      圖作者:      時間:2019-12-15 15:48

接上期《子宮頌(之二)》

 

       那是2010年的一個夏天,夕陽爬上醫院東門的那顆古樹,像極了一個三歲孩子紅彤彤的臉,楊柳還只長出一點點嫩芽,初夏的風如此輕柔,陳艾娥在傍晚的炊煙中聞到了老公等她的味道。“今天沒發生什么事,真好!”她對自己說。午夜時分,準備入睡的陳艾娥接到了醫院一個緊急電話,起床、披衣、奔向醫院。原來湘潭火車站附近一產婦在家突然腹痛,120緊急出動,在來醫院的路上,產婦就沒有了生命體征,悲痛萬分的家屬在送到市婦幼保健院后,請求醫生再想辦法,他想知道妻子為什么這么短的時間就失去了生命,并保證自己絕不會醫鬧。在這種情況下,陳艾娥把產婦推進了手術室,剖開腹腔后,她被眼前的一幕震驚了,胎盤就像大樹長了根一樣,錯綜分散并深深地扎根于子宮肌壁內,這個產婦的胎盤不僅植入子宮里,而且已經長到子宮外面來了,胎盤像開花一樣往子宮外面爆開,腹腔內大量出血,奪去這產婦性命的就是胎盤植入。原來這名產婦第一胎是剖腹產,第二胎胚胎的著床處正好就是第一胎做手術的地方。胎盤就順著子宮的傷口處生長,導致子宮破裂,產婦懷第二胎沒有按時做檢查,更沒有及時終止妊娠,就這樣失去了年輕的生命。這個家庭悲催的事實證明盲目的進行剖腹產有很多弊病,從那以后,陳艾娥在產科病室加大力度推動第一胎自然分娩的方式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 一個完整的子宮,為了避免分娩前的疼痛,就干脆剖開,把孩子端出來。剖腹產這種“時髦”的生孩子方式已經在各大醫院風靡很多年了。“一定要減少剖腹產的頻率,要讓更多女人有一個完整的子宮。”陳艾娥又有了新的想法,最大限度讓產婦自然分娩,做到真正的無創接生。


陳艾娥主任和孕婦親切交流

 

     “剖腹產有風險,你年紀輕,各項指標都正常,盡量自然產,對大人和小孩都有好處。” 陳艾娥對一名25歲的產婦和善地說。十幾分鐘后,一個彪悍的老年婦女闖到醫生辦公室,大聲嚷起來。“ 哪個醫生說的?哪個醫生不給我媳婦做剖腹產手術?哪個醫生敢打包票我媳婦能生下來,我有錢,我就是要媳婦做剖腹產。” 面對這個不講理的婆婆,陳艾娥沒有放棄原則。“醫生不能做沒有手術理由的手術,您的媳婦目前各項指標正常能夠自然分娩,國家也鼓勵產婦自然分娩,對大人孩子都有好處,請您配合,請您理解。”產婦的婆婆開始罵人,摔東西。陳艾娥不斷地告訴自己:我不能放棄原則,絕不能輕易去切開一個女人的子宮,婦幼保健院要走在無創接生的最前沿,就要頂住壓力。在這種情況下,陳艾娥發明了一種特殊的減壓方法,她就是去新生兒室看寶寶,與年輕的媽媽聊天,一圈下來,人輕松了很多,壓力也自然而然跑光了。這樣的勸說每天在進行,她頂住家屬不理解甚至謾罵、指責的壓力,一步步控制醫院剖腹產的人數。

 

        “現在國家開始在調整計劃生育政策,很多產婦可能要生第二胎,高齡產婦本來就危險,再加上第一胎剖宮產,再次妊娠胎盤植入就會更加危險,以前的女人生八、九個孩子都沒問題,現在生第一個孩子就要剖腹產,這種錯誤的做法一定要糾正了。”陳艾娥說。

 

        2013年,陳艾娥參加全國婦產科的醫學年會,在會上,她了解到一些大醫院在使用一種叫做“欣普貝生”的進口藥幫助產婦促進宮頸成熟,從而提高陰道分娩率。回來后,她向院領導匯報,她認為目前醫院在產婦足月后,催產方法不多,一般情況下就是打催產素,催不下來就進行剖腹產,如果能找到更好的催產辦法,就能幫助更多的產婦自然分娩。2014年開始,陳艾娥帶領產科團隊開始使用“欣普貝生”這種藥物進行催產,效果很好,湘潭婦幼保健院的剖宮產率近年控制在30%左右,處于湘潭市各醫院前列。

 

        陳艾娥自參加工作以來,一直以院為家。1982年,陳艾娥從湖南省婦幼保健院進修回來后,業務能力大大提高。恰好,市婦幼保健院調來了一個專攻婦產科的院長,院長大膽改革,在醫院設立“總住院”崗位。“24小時守在醫院,一線醫生處理不了的問題,就會立即送到我這里來,隨叫隨到,沒有什么休息,那時總住院就我一個人,自己有極其重要的事,要向院長請假才能出去。”

 

       這個過程確實辛苦。每周7天168小時連續運轉,隨時面臨著未知的考驗,節奏永遠是緊張、快速,自己總是處于一種待命的狀態,陳艾娥馬不停蹄奔走在各個病房之間。一些住得久的病人天天看到她,很是疑惑,“陳醫生,你怎么天天值班啊,這樣累不累啊?”經過一年多高強度的“總住院”崗位的鍛煉,陳艾娥業務水平有了質的飛躍,不久就晉升為主治醫生,1991年成為了婦幼保健院婦產科主任。在當婦產科主任期間,一個叫劉菊香的病人成了她的朋友,劉菊香來自云湖橋鎮,只要一來月經就大出血,患者找到陳艾娥時,非常無助。

 

      “我不想切子宮,醫生幫幫我!”

 

      “我想辦法給你做藥物治療,時間拖得長一點,治療過程比較麻煩,你愿意嗎?”

 

      “那好啊,我是農村人,不怕吃苦,以后我來醫院就找你啦。”

 

        就這樣,一個醫生與患者20多年的友情就開始了,后來劉菊香子宮功能性出血治好了,陳艾娥保住了她的子宮。劉菊湘的兒子結婚請陳艾娥去喝喜酒,兒媳婦、女兒生小孩都找陳艾娥接生。在她看來,一個醫生最重要的是要有責任心,把病人當成家人對待,那么自然而然就會減少很多誤解和矛盾。55歲本已到了退休的年齡,上海、北京很多私人醫院向陳艾娥伸出了橄欖枝,工資豐厚,條件優越,但陳艾娥一一拒絕了,她還是堅持留在市婦幼保健院的產科崗位上。“我希望年輕人早點上來,把婦幼保健院的產科越做越好。”陳艾娥說。

 

       “我一看見你,就放心了。”這是湘潭市婦幼保健院產科主任陳艾娥聽到最多的一句話。

 

       自1978年衡陽醫學院畢業后,她就分配到了湘潭市婦幼保健所(湘潭婦幼保健院前身),37年來,她一直奮戰在市婦幼保健院第一線;37年來,經她接生的孩子有6000多個,她“手下留情”的子宮有200多個,經她診治的病人達20多萬人次、每年搶救危重病人30余人次,幾百條鮮活的生命,幾千個漂亮的寶寶……一個女人最絢爛的青春年華在這里用最特殊的方式綻放,陳艾娥用自己熱情、激情、真誠與湘潭婦幼一起成長。37年來,湘潭市婦幼保健院從只有37名職工的婦幼保健所蓬勃發展為今天的“三甲”婦幼保健院,產科從無到有,從只有幾名婦幼醫生到今天的擁有六個病區單元的“湖南省市州級臨床重點專科”和湘潭市危重孕產婦急救中心。作為學科帶頭人的她,成為了湘潭婦幼產科發展史上不可不說的一個人。

 

        “不僅是產婦們需要她,我們也需要她,37年來,她無私地傳、幫、帶,陳艾娥主任帶出了一批優秀的產科專家,現在我們的產科醫護人員近100人,讓我們的產科從無到由,從1個病區,發展到如今的6個病區,成為了‘湖南省市州級臨床重點專科’和湘潭市危重孕產婦急救中心。”市婦幼保健院袁海斌院長對陳艾娥主任充滿了欽佩。

 

湘潭市婦幼保健院產科團隊

 

        產科病房,這里是天堂,這里也是地獄。剛剛降生的嬰兒以最原始的方式提醒世界,他們的哭喊可以牽動一個家族,那些掏空了身子的媽媽,無限欣喜地掏出鼓鼓的乳房,人類就是這樣延續。然而,那些在產房中孩子和大人都走了的家庭呢,那種痛苦,那種絕望,外人怎么得知呢?萬一孩子走了,一定要保住媽媽的生命,也要盡量保住女人的子宮,子宮在,希望在,人類得以生生不息。陳艾娥用青春、熱情、真誠譜寫人間最偉大的子宮頌歌。(完)

掃二維碼
快乐扑克3计划 体彩顶呱刮奖金 安徽时时彩骗了多少人 ag电子娱乐网站 陕西快乐十分规则 腾龙pk10免费计划软件 排列五走势图彩票2元网 黑龙江22选5开奖 360彩票购彩11选5 亿客隆 帮彩票平台收款违法吗 飞鱼开奖结果 湖北30选5最新开奖结果查询 香港赛马会总公司资料 内蒙古11选5开奖查询百度 六合彩全年资料库 七乐彩走势图幸运